分布式系统,程序语言,算法设计

京郊徒步 霾下山桃

北京周边的山上山桃特别多,像物种入侵一样密密麻麻的散落在山坡上、龟缩在山谷中。其他时节徒步时对此没有特别的感觉,但唯独春天,大为惊喜。远处望去,像团团粉色的烟雾般缥缈。然而疫情初定的帝都春日,雾霾又起。亲眼看着漫山的山桃,却只能凭空想象通透天空下的丽景。

山桃虽艳 抵不过老霾

霾下的远山竟然也有些许意境

这次跟着一个户外组织,循着“六只脚”的轨迹,在门头沟雁翅镇的山脉间穿梭。总里程大概十五左右,爬升大概有千米,为了摄取远景而带上的“小白兔”,在这太阳也照不透的霾中,成了一个最大的累赘。

开始是无尽的上山,偶有下坡,立便迎来更峭的山脊。 慢慢挨上去,某刻,前面的人忽说,快到大裂缝了。期待前行,收入眼前的,却是很短的一段,延伸至山谷的小豁口。

略有失望的“小裂缝”

跳上去,拍了几个角度,收工。反倒是向山下望去,山势甚棒,但视线依然受霾所阻,无以游目骋怀。

冬雪方化,下山泥泞,只能收起相机。和老婆互道小心,攀援缓缓而下。经过一段漫长的林中小径,膝盖下侧痛感愈加强烈,后悔没听老婆劝买护膝。到了下半程,前面看到不人、后面听不到声,甚为惶恐。再三比对 APP上的“寻迹”,确认无误,心下稍安,但转而开始怀疑我们是最后两人。

后来走到了村民开辟出的较宽的土路,再后来有了新铺的沥青路,脚下渐轻,景色渐无,最后找到大巴,发现竟然还算靠前。但此时腿脚酸痛肿胀,无力欣喜,还得强忍着拉伸一通。

无尽的上山时、连绵的下山间,身体的疲累不断冲击着你,让你无暇去想平时的烦心事。适度品味身体的苦涩,反而能让人释怀心里的纠结。

我是青藤木鸟,一个喜欢摄影的程序员,欢迎关注我的公众号:“木鸟杂记”。